Close
bobcom 2022年9月11日

叩开港交所大门小黄鸭居然是国产IP界吸金大佬…

Post Image

1月17日,国内角色知识产权公司德盈控股登陆港交所。虽然大多数人对于德盈控股这个公司名字有些陌生,但它旗下的IP角色“B.Duck(需求面积:60-100平方米)小黄鸭”却是无人不知。

从“小黄鸭漂流事件”汲取灵感创作而来的B.Duck,在品牌创立十余年间早已渗入了消费者生活的方方面面,直至今日仍然广受欢迎。不仅如此,以B.Duck为核心创作的B.Duck家族相关的角色授权业务以及周边产品销售,更成为德盈控股的重要收益来源。

30年前,一艘从中国出发始往美国的货船在途中遭遇暴风雨,导致2万多只橡皮小黄鸭意外落水,并由此开始了一场奇幻漂流记,其中有一支“鸭子舰队”更是在海上飘了15年。

香港设计师许夏林从中受到启发,在2005年创作了B.Duck小黄鸭形象。憨态可掬又有辨识度的B.Duck,很快就收获了大批粉丝。围绕着B.Duck这一形象,许夏林创作了一系列浴室周边产品,最早推出的一款鸭子造型浴室防水收音机,更是在全球大受欢迎。

由于B.Duck家族主要客群是15至34岁具有品牌意识、追求时尚等特质、购买力强、精通科技及热衷使用社交媒体的消费者,因此在社交平台上其颇受关注。目前,B.Duck家族在微博平台有超360万粉丝,Facebook帐号订阅量也超百万。

多元角色下,基于B.Duck家族形象创作的周边衍生产品品类不断丰富,尤其是2011年德盈控股开启IP授权业务后,B.Duck的IP开发更是成功。

德盈控股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以B.Duck家族角色为特色的产品SKU超过2.5万个,品类触达服装配饰、家居生活用品、文具、电子产品、婴幼儿个人护理等多个领域。其中,服装及配饰的SKU占比最大,数量超过1.2万个。

数据显示,在B.Duck家族中,B.Duck小黄鸭本鸭最为吸金。2021年上半年,该角色的授权收入为4342.3万港元,占角色授权业务收入的73.6%。而带上它背后的家族,2021年上半年授权收益达到5897.2万港元。

作为优秀的原创IP品牌,B.Duck一直深入人心。除了打造各色优质产品,B.Duck也不断开展跨界合作,整合优质资源,丰富IP具象化场景。

2017年,B.Duck在澳门开设了第一家Buffy小黄鸭茶楼,主打港式点心及粤菜。随着品牌发展,2018年在上海开出了内地首店。目前,拥有门店近20家,主要分布在华东、华北地区。

在Buffy小黄鸭茶楼,传统茶楼古朴的“岭南风”中加入了B.Duck家族的潮萌形象,并延伸出各式茶点单品进行点缀,让消费者能够拥有最具B.Duck风格特色的餐饮体验。

对于餐饮业的探索,B.Duck始终没有停止。据了解,B.Duck已先后与喜茶、东北大板、电台巷火锅、Milkana法国百吉福等品牌合作,通过联名产品、快闪店等形式带来美食新体验。

2020年,B.Duck小黄鸭进军大型户外游乐场行业,与华桥城集团携手共同在南京欢乐谷打造了“奇想海洋”主题区域,并通过对氛围营造、商品餐饮以及活动方面的全方位、多角度设计包装,可爱的小黄鸭造型和戏水设施,为热衷玩味创新的城市青年们提供B.Duck小黄鸭的专属打卡空间。

2021年7月,华侨城(亚洲)斥资1.43亿元战略性入股德盈控股,德盈控股则将为华侨城集团提供包括知识产权许可及设计咨询等服务。这意味着,二者将探索并丰富“文旅+IP”产业模式新生态。

近年来,B.Duck还在游戏领域深度探索,深耕内容传递品牌“Be Playful”的精神,试图与Z世代消费者产生共鸣。

最近,B.Duck与网易手游《第五人格》的联动在线上线下火热进行。线上有一系列突破性的全新游戏体验,线下则有快闪派对和沉浸式主题密室以及一系列周边产品,将游戏中的刺激感带到了现实。

此前,B.Duck曾与国民竞技手游《和平精英》开展跨界合作,双方围绕各自产品特色及品牌元素,在线上线下展开了一系列趣味互动玩法。

事实上,B.Duck已将跨界合作的步伐迈进了多个领域,也将品牌“Be Playful”的精神传递给了每一个消费者。据了解,德盈控股计划在今年年底,在上海的核心商业区设立第一个以B.Duck家族角色为特色的自营旗舰店,建筑面约1500平方米。届时,新老粉丝将在这个一站式平台,接触到全品类的B.Duck特色产品,以及更多娱乐、餐饮、休闲体验。

作为国内一众原创IP的“前辈”,走过16年的B.Duck成了德盈控股的“敲门砖”,敲开了港交所大门。其创始人许夏林曾表示,“希望把B.Duck小黄鸭打造成有中国特色的原创民族IP”。但B.Duck的未来,似乎并不明朗。

就IP 而言,B.Duck小黄鸭本鸭正在慢慢“变老”,而B.Duck以外的其他角色也还未能独当一面,无论是从市场反馈还是吸金能力来看,这些非B.Duck角色都没有激起太多水花。就连带有明星热度的Dong.Duck,推出至今每年的收入也在下滑。

对标国内同样做IP生意的泡泡玛特,虽然其曾因IP单一被诟病,现在也在Molly之外,培育了新的IP,逐渐摆脱“只靠Molly打天下”的局面。从泡泡玛特2021年上半年财报中可以看到,旗下有6个IP2021年上半年营收突破1亿元,Molly与Dimmo的营收则突破2亿元。

虽然德盈控股表示,还将继续创造新角色,并配以营收和推广,确保角色愈来愈受到认可,但在IP大爆发时代,能否再造一个“小黄鸭”,还需要交给时间来检验。

另外在IP运营方面,B.Duck不仅没能跳出服装IP的圈子,对于线下渠道的重视程度也不足。目前,虽然有专注于不同范畴的B.Duck产品专卖店,但都是授权商,还没有品牌直营门店,这与全球最赚钱IP“Pokémon宝可梦”形成鲜明对比。

开设官方直营店是一种最为直接的获利方式,同时也能够增强粉丝黏度,吸引新的消费群体。基于此,任天堂就在全球开设了多家不同类型宝可梦专卖店,为消费者带来多元化、一站式消费体验。

对于重拾线下渠道的B.Duck来说,其将面临的是与当下热门潮玩品牌抗衡,占据核心商圈的核心铺面。而且目前来看,对于在线下如何保持IP活力,德盈控股也应具备更加清晰的规划。

总的来说,上市之后,德盈控股还面临着诸多挑战,而B.Duck想要占据市场C位,则需要不断拓展创新IP经营与变现模式,延长自身商业生命周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