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bobcom 2022年9月15日

音乐才子汪苏泷:曾超过周杰伦却被经纪公司坑为夺版权战两年

Post Image

在当时,几乎所有90后都听过他们的歌,00后前面那一批的人也都是听着他们的歌长大的。

他知道他自己不可能变得人人喜欢,所以每当看到这些对自己不满意的言论,他都会努力改变,直到称为大众喜欢的样子。

“只要是人均消费不超过20块钱的地方,都放着他的歌,什么理发店啊,小卖部啊,都能听到他的歌。”

当时,大街小巷都放着他的歌,尤其是他那首《不分手的恋爱》,几乎人人都会哼唱两句:

“你的爱被埋葬,恨被收藏,痛应该原谅;我的爱不用讲,恨不用想,思念在发烫。”

当年凭借这首《不分手的恋爱》汪苏泷直接登顶排行榜第一名,就连当时的周杰伦都比不过他。

但随着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一个走向幕后,一个当起了音乐总监,唯有汪苏泷为了坚持的自己梦想不得不消耗自己仅剩的热度来支撑着自己的梦想。

“其实自己都会关注自己歌曲下面的评论,当时那首歌的第一条评论就是如果这首歌不是汪苏泷唱的话,也许会红。”

“其实这么多年有两件事情是我觉得非常亏欠的,一个是一直支持我的歌迷朋友,

“另外就是我的作品,我记得有一首我非常喜欢的歌,发歌之后我就去看大家的评论,第一条就写如果这首歌不是汪苏泷唱的话,也许会红。”

“当时觉得挺心酸的,作品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我可能不是一个很好的父亲,我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大家听到我用心写的作品”

其实并不是,汪苏泷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是个职业歌手,并不是网上所说的网络歌手。

每次汪苏泷发新歌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想起的还是《有点甜》、《小星星》、《不分手的恋爱》这些歌。

汪苏泷的名字由来是因为父亲姓汪,母亲姓苏,父母一样儿子长大之后能够成为人中龙凤,于是便给他取名为汪苏泷。

汪苏泷的家境不算很差,听说儿子喜欢音乐,家里人立马给他买了一架钢琴,还给他报了音乐兴趣班。

大学期间,网络快速发展,很多人都开始在网络上发行自己的歌曲,其中就有汪苏泷。

起初的他也是试着发行了几首歌,但反响平平,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放弃,因为他知道音乐道路的艰辛。

虽然是第一张专辑,但销量却并不低,每一首歌都是由自己作词作曲,编曲演唱。

而线年的《不分手的恋爱》,这首歌一经发行迅速风靡整个网络,成为了人人必唱的歌曲。

这一年,凭借网络爆红的有很多人,许嵩、徐良、汪苏泷、后弦、本兮、孙子涵等等都是实力派歌手。

那时候周杰伦有《夜曲》,许嵩有《玫瑰花的葬礼》,汪苏泷有《巴赫旧约》,三首歌一并齐名,同坐一样的高度。

两人之前就已经合作过,并都霸榜“三巨头”之一,所以那时候的美妙音乐是无数歌迷粉丝喜欢的地方,同时也是许多歌手向往的地方。

当时,美妙音乐旗下的歌手还有孙燕姿、张韶涵、李健等等实力派歌手,可谓是大咖齐聚一堂。

汪苏泷凭此曲打入台湾市场,并蝉联台湾门户音乐网站KKBOX歌曲榜前三名;同年,入围台湾HITFM颁奖典礼最佳新人。

汪苏泷则又凭借《万有引力》这张专辑获得了2012年音乐先锋榜最佳创作新人奖。

这一年,汪苏泷又与自己的好兄弟徐良一同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共同演唱《后会无期》。

自己所签约的美妙音乐背着自己偷偷把己的歌曲版权全部高价卖给了别人,并以收费的形式出售。

他说过:“我的歌曲从来都不收费,因为我知道我的歌迷粉丝都是学生,他们没有多余的钱来买歌曲,我只想用我的歌来带给他们快乐。”

2014年,汪苏泷与美妙音乐解约,同年与徐良共同创建了大象无形音乐公司。

但两年的空档期实在太长,这导致他的热度直线年,汪苏泷为电视剧《花千骨》演唱主题曲《年轮》。

当时在接下这首歌的时候,汪苏泷仔细观看《花千骨》的小说及各个版本,再加上《花千骨》的剧本和网络上对于这本小说的评价,汪苏泷仔细推敲。

虽然这首歌是双原唱,但张碧晨什么都没有心血都没下,就把汪苏泷一年的心血给拿走了。

如果这首歌是汪苏泷唱的,那么他的名气也绝对能够上涨一些,虽然回不到当初的巅峰时期,但以后也不用天天跑综艺接ost。

汪苏泷从15年的《年轮》到16年的《一笑倾城》、17年的《那个男孩》、18年的《忽而今夏》、19年的《耿》、20年的《祝我快乐》都是传唱度极高的歌曲。

网友说最近的你经常上综艺,综艺上的你笑点很多,但听到这首歌后才发现你依旧不开心。

2019年9月17日,是汪苏泷30岁的生日,他说:“想做一个,30岁也温柔的人。”

他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很少,真正算得上朋友的只有三个,一个是徐良,一个是李思睿,还有一个他的金融哥哥。

他说《大娱乐家》这首歌的初衷除了是写给自己,还是为了写给自己的这位金融哥哥。

他说他之所以在综艺上各种抛梗是为了能够有更多工作的机会,因为做音乐是很烧钱的。

“干到35岁退休,然后只开演唱会,什么也不做;也不接商演,比如像你这样的。”

我是很多人学生时代一个很重要的标志,他们想要证明自己长大,就要否定我,就好像否定了当时不成熟的他们自己。其实在你长大的同时,我也在长大。”

2017年在参加《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二季》的时候,汪苏泷翻唱了一首《追光者》。

看到台下的歌迷大喊着“汪苏泷、汪苏泷”,他眼角不禁泛起泪花,但他还是强忍住了,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歌迷粉丝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自己可能没有办法开一场又一场的演唱会,不能一直陪在你们身边,但在创作上面,在做人上面,我会一直一直的努力,然后认真的去对待我的每一个作品。”

从《小星星》、《银河》、《小流星》、《星星坠落时》、《望星空》,他都与星星有着不解之缘。

2020年,汪苏泷为了庆祝自己出道10周年而举办的10周年演唱会准备了许久。

但当演唱会门票开售的时候,疯抢的不是汪苏泷的粉丝,而是时代少年团的粉丝(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成明星了)。

他们在微信里密谋已久,在抢到门票后既不买也不退,就一直卡在那,并在微博上发出自己的“丰功伟绩”。

而他的粉丝也并没有咄咄逼人更没有骂时代少年团的粉丝,只是要求他们道个歉就好了。

从始至终,汪苏泷也没有说过一句线周年演唱会被某些人的粉丝给搞黄了,最终以失败告终。

本来约定好在8月28日在上海举行,但由于疫情的原因这场演唱会最后也是没能举办成功。

他说:“随便,随便的意思就是用一句话总结一下,每一次的随便,都是蓄谋已久见面,所以,下一次,让我们随便的见一面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