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bobcom 2022年9月29日

悲情斯里兰卡:往事与前路

Post Image

中新网7月16日电(记者 孟湘君)斯里兰卡可能有两样东西闻名于世:红茶和蓝宝石。作为世界四大著名红茶之一,锡兰高地红茶一直是斯里兰卡人的骄傲,以及重要的外汇收入来源。

而英国威廉王子送给凯特王妃的“传家宝”订婚钻戒,中间镶嵌的就是一颗当年让威廉生母戴安娜王妃一见钟情的锡兰蓝宝石。

谁曾想,斯里兰卡这个被誉为“印度洋明珠”的安宁小国,会在2022年陷入一场国家破产、政治动荡的风暴?

2022年7月13日,斯里兰卡进入国家紧急状态,部分地区宵禁。几天前刚同意辞职的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受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委托,成为代理总统。

73岁的戈塔巴雅同意辞去总统一职后,乘机离开他生活了数十年的国度,从马尔代夫转至新加坡,但目前并未得到庇护。当地时间14日,他正式辞职。

2019年,戈塔巴雅从前国防部长的身份,转变为总统。时任总理,是他的胞兄、2005年至2015年任总统的马欣达·拉贾帕克萨。

作为该国最强大政治家族之一,拉贾帕克萨兄弟在政府军与武装组织“泰米尔猛虎”的内战中,立下赫赫战功。在斯里兰卡,主要信奉佛教的僧伽罗族占74%,普遍信仰印度教的泰米尔族占18%,两族之间,争斗旷日持久。

2009年,在拉贾帕克萨兄弟主导下,“泰米尔猛虎”组织被镇平,斯里兰卡一举结束长达26年的内乱,开启了和平时期。

作为70年代第一个投入新自由主义怀抱的南亚国家,斯里兰卡享受到了和平红利,开始第二波金融冲浪。该国2012年GDP增长高达9.1%,2009年到2017年,经济增速在4.4%到6.7%之间。

世界银行一度将斯里兰卡列为中高收入国家。英国《金融时报》指出,2200万人口的斯里兰卡拥有经济和政治上取得成功的诸多要素——丰富的自然资源,强大的社会服务,以及靠近全球众多最繁忙航道的战略位置。外媒评价,该国代表南亚国家中的“高水平”,甚至民众寿命都比一些国家的人更长。

2015年,政坛变动,当了十年总统的马欣达输给了对手西里塞纳。直到4年后,一场震惊世界的袭击,才真正成为拉贾帕克萨家族回归的契机。

2019年4月21日,斯里兰卡“复活节”,多座教堂和高档酒店突发爆炸。253人殒命、500余人受伤,满目狼藉。这是内战结束近十年来,该国头一桩重大。

袭击者的身份令人惊讶。斯政府称,是“受国际武装分子支持的”本土极端组织引发了血案。袭击者来自中产、中上层阶级,多数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其中一人,还曾在英国、澳大利亚留学。

谁是幕后黑手?社会陷入悲伤和恐慌。许多人相信,只有曾击败“泰米尔猛虎”的拉贾帕克萨家族,才能带来长久的和平与发展。于是,在当年的总统竞选中,戈塔巴雅和马欣达分别以总统、总理身份再登权力之巅。

戈塔巴雅政府大刀阔斧的经济改革自此开启。财长巴兹尔——戈塔巴雅的弟弟,于在位期间实施大规模减税以刺激消费,期望推动经济增长。

然而,事与愿违,这样的改革对仍靠初级产业如茶叶、旅游、服装、橡胶等支撑的斯里兰卡来说,过于超前,最终政府收入损失超14亿美元。

雪上加霜的是,好几波打击先后来袭。为实施农业改革,斯政府禁止化肥进口,导致大米等农作物大面积歉收,斯里兰卡逐渐失去了粮食自给自足的能力。

新冠疫情来势汹汹,斯里兰卡重要外汇收入支柱旅游业,遭遇灭顶之灾;200万斯侨民的侨汇,也迅速减少。

再加上俄乌冲突的外溢效应,让粮食、燃料分别依赖乌克兰、俄罗斯的斯里兰卡吃够了苦头;而这两个国家,原本是斯里兰卡旅游的主要客源国。

随着美联储加息,美元升值,斯里兰卡卢比兑美元汇率下跌逾37%,成为全球表现最差货币。该国信用评级一再遭下调,最终降至“垃圾级”,被国际债务市场拒之门外,无法再向海外借款融资。政府不得不消耗外汇储备以支付主权债券利息,最终掏空家底。

斯里兰卡的遭遇,是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结构脆弱,扛不住重压的一个极端例子。其对外贸易逆差长期存在,自60年代起就在国际上大举借债,“经济建立在不可持续的债务之上,支出超过了收入”,联合国驻科伦坡协调员辛格-哈姆迪指出。

食品、药品、能源等价格飙涨且供应不足,在能源问题上,政府不得不双管齐下:一方面禁止私人车辆加油,只允许为医疗、公共交通、物资运输等领域供应燃料;另一方面,为增加燃料供应,政府允许产油国企业进口和销售燃料,结束国营锡兰石油公司(CPC)以及印度石油公司旗下兰卡国际石油公司两大巨头的垄断局面。

长时间停电,企业经营困难、医院治疗推迟、学校被迫关闭、人们居家办公。虽然提供了大量补贴,斯电力委员会官员表示,能源和电力价格仍严重扭曲,电力公司已连续数月无法偿还债权人。

在大规模抗议的呼声下,斯里兰卡政府4月3日宣布重大改组,除总统戈塔巴雅、总理马欣达留任外,内阁26名部长集体辞职,包括马欣达之子纳马尔·拉贾帕克萨。

其一,斯里兰卡通胀率到了创纪录的39.1%,民众急需的食品类通胀率升至57.4%。经济危机,已逐渐转变为人道主义危机。

斯里兰卡不得不呼吁邻国提供粮食援助,向南盟运营的粮食银行申请10万吨食品捐赠或补贴。

其二,斯里兰卡外债已突破510亿美元。因未能支付两笔共12.5亿美元国际主权债券的利息,该国就此打破了“无污点偿债记录”,出现独立以来首次主权债务违约。

这也是20多年来,亚太地区第一次发生此类事件。上一个穆迪评级的亚洲主权债务违约国家,是1999年的巴基斯坦。

斯里兰卡不得不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谈判高达数十亿美元的救助计划。虽然IMF派人到访科伦坡,但双方目前未达成一致。分析预计,谈判需要好几个月。

斯里兰卡也在为与债权人的债务重组谈判任命顾问,债权人包括私人债券持有人,以及日本、印度、中国等国。

随着亲政府和抗议者间的冲突越来越暴力,马欣达不得不在5月辞去总理一职。

接替他的,正是前文提到的关键人物——维克勒马辛哈。作为斯里兰卡政坛传奇人物,73岁老将维克勒马辛哈多次任该国总理,包括马欣达败选后的西里塞纳执政时期。他这次临危受命,也是戈塔巴雅的折中之举。

6月22日,维克勒马辛哈宣布,斯里兰卡的经济已完全崩溃。国家宣告破产,将陷入深度衰退,危机至少持续到2023年年底。

最后一根稻草落下。7月9日,全世界注目的一幕发生了——大批愤怒的抗议者突破了警方防线,冲入总统、总理官邸及私宅。他们跳进泳池泼水,躺在床上打滚,并纵火泄愤。

作为临时“救火”的总理,维克勒马辛哈不得不低头。他表示,愿为组建保证占议会多数的跨党派政府让路而辞职。总统戈塔巴雅也承诺辞职。

正常情况下,斯里兰卡举行普选,总统任期五年。但针对特殊情况,斯宪法中规定了通过议会投票,选择新总统完成前总统剩余任期的机制。

一切紧锣密鼓地推进。斯里兰卡议会决定,7月15日开会公告总统职位空缺,19日接受总统人选提名,20日选出新总统,由新总统组建所有党派参与的政府。

前总统普雷马达萨之子——主要反对党统一国民力量党的萨吉特·普雷马达萨,被认为是新总统头号人选。值得一提的是,老普雷马达萨1993年在街头遭自杀式炸弹袭击身亡,袭击者据称与“泰米尔猛虎”组织有关。

《》预计,到2022年年底,斯里兰卡需60亿美元来购买燃料和其他必需品。在资不抵债的局面下,借助外力缓解危机,成为一种必然。否则这个国家将陷入持续动荡,沦为真正的“印度洋眼泪”。

分析认为,未来主要看域外国家美国与域内国家印度对斯里兰卡的联合作用力。印度或借此机会重新平衡与斯里兰卡的关系,获取更多政治利益。

新加坡《联合早报》提醒,斯里兰卡的遭遇并非孤例,而是这波全球能源和粮食危机启动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中,第一张倒下的牌。亚洲区域遭遇类似困境的国家,还包括孟加拉、缅甸和老挝等。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警告,近1/3新兴市场国家和近2/3低收入国家,正在或即将陷入债务困境。

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但前车之鉴仍具参考价值。《联合早报》指出,回想“阿拉伯之春”在北非、中东引发的政治动荡,一些国家至今未走出困局。区域性失序产生了数百万难民,不但成为人口贩卖的催化剂,还为欧洲富裕国家制造了社会和政治难题。

南亚国家已经意识到,必须避免成为下一个斯里兰卡。而这个岛国,还在等待一个充满问号的明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