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bobcom 2022年6月18日

穆尔西里一世将巴比伦城洗劫之后便开始撤军回安纳托利亚半岛

Post Image

然而穆尔西里一世将巴比伦城洗劫一空之后便开始撤军,返回了安纳托利亚半岛。阿摩利人巴比伦王朝的灭亡使得两河流域地区的政治权力出现了真空,在赫梯人撤军之后,加喜特人接管了巴比伦城,建立了加喜特巴比伦王朝。

他们与赫梯人结成了联盟,共同对付在叙利亚和安纳托利亚地区日益崛起的胡里人。对穆尔西里一世个人而言,攻陷巴比伦城是他的个人功绩,这个功绩在当时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然而在赫梯军队凯旋途中,穆尔西里一世被手下汗提里和兹坦达合谋暗杀了。此后,赫梯王国便陷入了不断的王室内斗和王位更替的时期。

赫梯王室的内斗和混乱在铁列平当国王时期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铁列平是前任国王阿穆那的女婿,他迎娶了公主伊斯塔帕瑞亚,他与时任国王胡兹亚一世是连襟。

在胡兹亚一世清除异己时,铁列平首先采取了行动,他将胡兹亚一世以及其五个兄弟一起逐出了赫梯王国,然后自己继承了王位,并颁布了史上著名的《铁列平敕令》,首次确立了赫梯王国的王位继承制度。在《铁列平敕令》中所描述的王位继承法是:长子继位为王;如果没有长子,就让次子继位;倘若再无王子或者男嗣,那就让长女的夫婿继承王位。

而在无子嗣后代的情况下,女婿也可以继承王位的原则正好为铁列平将自己继承王位的形式合法化了。在敕令中,还有一些用来缓解日益尖锐的王室斗争的规定,例如不允许国王和王室在其兄弟姐妹之中作恶;对于作恶者的处罚,不能株连其家庭和财产;禁止任何人在宫廷中作恶或者施魔法,否则将处以惩罚。

这些规定缓解了王室的内部斗争,加强了国家的稳定和发展。铁列平还大力发展国内经济,在各地建立粮仓,并开始实行将土地赠予官员的措施,这些政策都大大稳定了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

在解决了王室内斗的问题和确立了自己的统治权力以后,铁列平开始将目光转向了那些在前几任国王时期失去控制的地区和国家。他对东南方向的哈苏瓦等地发动了战争。这些地区紧邻新兴强国基祖瓦德那。基祖瓦德那即哈图西里一世两次叙利亚远征中的阿拉拉赫,被征服之后改名为阿达尼亚。

到了国王阿穆那的混乱时期,阿达尼亚反叛独立后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王国。此时刚刚恢复国力的赫梯王国自然无法征服基祖瓦德那,因而只好屈尊与其签订了赫梯历史上第一份和平条约。由此可见,此时的赫梯王国的实力并没有恢复到之前的霸主地位。但是总的来说,铁列平收复失地的政策仍然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至少有些地区又回到了赫梯王国的控制之下。

从铁列平的去世开始,赫梯王国进入了所谓的“中王国时期”,也有学者称之为“黑暗的时代”,因为这一时期的赫梯历史不甚明了,大约持续了100年的时间。在中王国的汗提里二世时期,北部的卡斯卡人部落开始南侵,占领了不少赫梯王国的领地,尤为重要的便是赫梯圣城内瑞克,此后该城一直都处在卡斯卡人的掌握之下,直到200年后才由赫梯国王哈图西里三世收复。

在卡斯卡人南侵的背景之下,赫梯王国此时的国力不济,汗提里二世只能采取消极的防守措施,他扩大并加固了都城哈图沙,在城市周围构建了一道高大的城墙。而在对待新兴强国基祖瓦德那的政策上,数位国王都沿袭了铁列平签订条约的方式。

从铁列平到穆瓦塔里一世的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因为国内政治的混乱和国力的衰弱,赫梯王国在近东地区事务中的影响力有所下降,再也没有重现哈图西里一世和穆尔西里一世时期那般的威慑力。

这可能是因为赫梯国内的情况尚未完全稳定,诸王仍忙于王位的争夺以及王位制度的重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段时期内近东地区国际政治形势的变化。

首先是米坦尼王国的崛起。米坦尼王国起初只是胡里人的一个松散的国家联盟。哈图西里一世和穆尔西里一世在南征叙利亚的战争中都与胡里人发生过冲突。当穆尔西里一世的赫梯军队从巴比伦撤军之后,加喜特人接管了巴比伦城,建立了加喜特巴比伦王朝。

而以阿勒颇为中心的叙利亚地区则自然地形成了一个政治权力真空地带。于是胡里人填补了这一真空地带,并逐渐发展形成了一个帝国,即米坦尼王国。米坦尼王国的崛起无疑在近东地区尤其是安纳托利亚和叙利亚地区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这对赫梯王国以及新兴的巴比伦加喜特王朝都构成了威胁。

其次,就在米坦尼王国逐渐崛起发展之际,尼罗河畔的埃及法老也正觊舰着叙利亚地区。著名的埃及法老图特摩斯三世就远征到叙利亚,甚至越过了幼发拉底河。此时有不少国家都与埃及建立了外交关系,并赠其礼品。

赫梯国王兹坦达以及继承者都曾送礼给图特摩斯三世。很显然,赫梯王国对埃及法老示好的政策也并非没有目的。此时的赫梯王国国力还不足以进军叙利亚地区,而且随着米坦尼王国的威胁越来越大,主动交好埃及有利于缓解强大的米坦尼王国对赫梯王国施加的压力。

在铁列平确定王位继承制度之后,赫梯王国的国内形势逐渐趋于稳定,但王室斗争仍然存在。随着米坦尼王国的崛起,赫梯王国所处的国际形势也极为严峻。在这种挑战之下,为了保存国家和领土,赫梯国王不得不开始励精图治。而也正是这种挑战为赫梯帝国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难得的机遇。赫梯帝国的形成离不开那些奠定了帝国早期基础的数位国王,他们披荆斩棘,将四面危机的赫梯王国逐渐带出了险境。在大约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在稳定了王室之后,这些国王分别对安纳托利亚半岛的西部、东部和北部地区发动了一系列的军事战争。

图特哈里亚一世在位期间,叙利亚北部地区被米坦尼王国牢牢掌握,基祖瓦德那国王也与之结成了联盟。正在图特哈里亚一世积蓄力量,试图恢复昔日赫梯王国在叙利亚地区的影响和威望之时,安纳托利亚半岛的西部地区又起烽烟。

由于阿尔扎瓦国的介入,半岛西部地区成为赫梯王国继北部卡斯卡人、东南部胡里人之后的又一威胁。在赫梯军队的强力打击之下,半岛西部的诸国先后失败。然而图特哈里亚一世对西部的胜利是付出了巨大代价的:由于赫梯军力主要集中对付着西部诸国,北部的卡斯卡人趁机开始袭扰赫梯王国的核心地带;而东部的诸国也在米坦尼王国的支持下蠢蠢欲动。

于是他回军哈图沙,并开始了驱逐卡斯卡人的战争。在解决了北部卡斯卡人的问题之后,他又挥军东向,稳定了半岛东部的局势。在稳定了安纳托利亚半岛之后,图特哈里亚一世甚至还率军攻占过叙利亚地区的阿勒颇城,将赫梯王国的影响再次带到了叙利亚地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