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bobcom 2022年6月23日

从土耳其到东方只有一个赫梯的距离。

Post Image

真正的快乐与意义存在于我们永远找不到,或许也不想找到的地方,但是——无论是追求答案,或仅仅是追寻享受与深情——追求本身的重要性却不亚于目标。提问本身就像车子、屋子、渡轮窗外的景色同等重要。随着时间的推移,生命就像音乐、艺术和故事般有起有落,终而走到尽头。但那些与我们同在一起的生命,仍存在于眼前流动的城市景色,有如从梦中摘下的回忆。”

大洪水过后,诺亚方舟最终停靠的地方就是这里,现在的土耳其属地,之前的安纳托利亚高原。现代城市星罗棋布其上,期间夹杂着残垣断壁,展示着这里曾经的文明。身处与古埃及齐名的辉煌历史中,如何将这散布于地貌上的瓦砾和遗迹,与《圣经》和古典文本上对城市与宫殿的描述逐一吻合。本来一头雾水的我早被那些过往的土耳其美女,搅扰得需要整理思绪。

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城市东部90英里的小城博阿兹卡莱,在原址上重建城墙并被保护起来的废墟。66位气势恢宏的雕像分布两排站立,头戴锥形冠身跨巨大的弯剑,似乎在向主要的方向前进。最终被考古学者破译的象形文字中显示,这里是著名的“画窟”,这里是消失了2000多年赫梯古国的首都—哈图萨斯。

公元前3000年,土著哈图斯人是何等逍遥。直到游牧于东欧草原被称为涅西特人的古印欧人,翻越高加索山脉来到此地。两者文化融合成为赫梯文明。赫梯将先进的冶炼青铜技术、战车和驯马技术应用于军队,那么就不难解释,他们为什么能横扫巴比伦古国并饱掠而归。战争推动了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融合,绝对比通过亚述人在两国间经商带来的文化交流更为彻底。

赫梯最先进入铁器时代和高级的种植技术,凭此优越条件足以夺取埃及领地并与其争霸。斯蒙克卡尔的遗孀梅利塔吞,是法老埃赫那吞和王后内佛尔提提之女,埃赫那吞直接的继承人。面对政权争夺和下嫁给平民的威胁,没有子嗣的梅利塔吞写信给当时的赫梯国王苏庇路里乌玛一世,请求他派遣自己的一个儿子来与她结婚并统治埃及。

当然,这样的故事是不会圆满的。赫梯国王苏庇路里乌玛一世的儿子扎南扎王子在前往埃及成婚的途中去世了,以此为借口的两国战争又将开始,并以苏庇路里乌玛一世的病逝而告一段落。

之后,穆尔施利二世即位,在位28年间东征西讨,建立了名副其实的赫梯帝国。曾经,日本漫画家筱原千绘的一部《天是红河岸》的漫画,将他塑造成潇潇的褐色长发、握着铁剑站在战车上的形象,早已成为万千少女的白马王子。却不知道这个年轻时曾经遭雷劈的王子,留下了口吃的毛病。

到著名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时,“白马王子”穆尔施利二世的王位是留给自己儿子的,但是他的弟弟哈图施利三世通过政变即位。在两国之间发生了被称为“狂怒战车”的卡迭什战役,双方损失惨重。

16年之后,赫梯国王哈图西里三世与他的王后普杜西巴(Puduhepa)女王,与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一起签订了第一份有记载的《卡迭石条约》,以期和平相处。这份条约刻在一个银板上,两端分别是哈图施利与普杜西巴的印章。至今这份儿协议的副本,以象形文字被铭刻在埃及卡纳克和拉美西乌姆寺庙的墙壁上。

除了牺牲弱小民族叙利亚的利益之外,通婚便是最有力的手段。彼时,皇后普杜西巴(Puduhepa),这位与斯巴达的皇后海伦(Queen Helen of Sparta)齐名的赫梯帝国女王,拥有着与国王一样的权利。数年之后,她将两位赫梯公主嫁给拉美西斯二世,并被催促将嫁妆尽快送来。

更为有趣的是 ,这位丈母娘却在回复中称自己的女婿拉美西斯二世为哥哥,斥责他如此焦急而没耐心:我的哥哥(指埃及王)难道一无所有了吗?“

她竟敢如此的指责埃及最伟大的法老,足见其胆略和才能。在拉美西斯二世给普杜西巴(Puduhepa)的信件中,亲切的称她为“我的姐姐”,足见他对这位王后级丈母娘的尊敬。

而拉美西斯二世的妻子奈菲尔塔利(Nefertari)也承认了这种关系,与普杜西巴(Puduhepa)姐妹相称,并赠送她纯金的项链做礼物。

有人说赫梯在公元前12世纪灭亡于“海上民族”的侵袭,可这些靠海上贸易过活的几个小邦组合起来的军队,顶多算得上是乌合之众。公元前13世纪后期,从东欧搬迁而来的弗里吉亚人,至公元前800年在在安纳托利亚中部和西部建国;同时期进入的吕底亚人,击败弗里吉亚后期王国占领西部地区,并逐渐统一小亚细亚。

他们随希腊城邦移民大潮而来并以贸易立身,并将爱琴海的精神带入小亚细亚。甚至希腊音乐也得益于弗里吉亚音乐和吕底亚音乐,因为后者更让人如痴如醉。或者我更愿意像马耳叙阿斯那样,听到阿波罗以弗里吉亚调式的弹奏后,扒皮挫骨也输的心甘情愿。

至此,在安纳托利亚高原南部的托罗斯山脉以外,还可以看到赫梯残余的城邦存在于此。或许,赫梯迫于如下战争形势而向东迁移。

公元前546年,波斯的居鲁士一世征服吕底亚人,随后的亚历山大大帝带着希腊文化来了。继业者之战后 ,安纳托利亚被赠予公元前2世纪诞生的罗马帝国,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安定和繁荣。公元前1世纪基督教诞生,首先传入并控制了安纳托利亚。直到公元324年,君士坦丁即位,将基督教定位国教,迁都君士坦丁堡建立拜占庭帝国。

伴随安纳托利亚高原上的糅合的风,灯火绚烂而璀璨,比起在中亚草原气候,这里似乎是西突厥人最好的归宿。从塞尔柱王国到奥斯曼帝国,再到如今的土耳其共和国。突厥人在中国惨败后逃到这里创造出辉煌历史,如今在繁忙喧闹的伊斯坦布尔城中过着宁静惬意的生活,如此让人思绪万千。

突厥人以擅长铁器锻造而作为柔然国的“锻奴”生存于蒙古草原。于552年征服柔然成立突厥汗国成立,并在数十年间逐渐扩张为一个帝国。直到745年为回纥所灭的168年期间,所创造的文化至今还影响着世界。如果从公元前546年,波斯占领安纳托利亚时赫梯文明被淹没,到公元552年突厥突厥汗国成立,这1000多年的时间跨度里,这两个民族都经历过什么。

假设,如所有战败而迁徙的国家一样,赫梯残余向东南进发,凭借锻铁技术支撑其经济。从安纳托利亚出发到进入蒙古西北部的路上,高度发达的赫梯文明与当地文化发生过多少次碰撞与融合,并影响或改变他们所经过的地方。赫梯的语言也在不断融合中发生了变换,这可能也成为古代突厥语的起源,最终,形成于蒙古高原。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游牧民族中只有突厥语的原因吧。所以,我认为突厥是赫梯的涅磐重生。

城市小巷的公寓里,应门铃声打开房门,捧着一袋冰块的房东小儿子映入眼帘。见我出来,他直接举起手中的袋子送给我,边说了一句妈妈就走了。这是房东太太送来夏天的凉意,更是一种语言不通下的以示友好。

总是能听见什么音乐,定是有人在家聚会。透过窗户,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跳舞或者接吻。他们总给人一种不管不顾般生活的感觉,即使语言不通,音乐却没有隔阂。

早在突厥称霸北方之前,已有如乌孙匈奴等国与中国进行交流,每次入朝必有音乐的相互借鉴与学习.待突厥势大,突厥阿史那公主和亲来朝,不仅带来了突厥的乐舞,还有苏邸婆带来的“五

旦七调”西域音乐理论,给中原音乐带来巨变。我们现在的国粹京剧,只是当时的民间艺术。唐宋元时期宫廷乐舞的盛况再也无法重现,相比之下现代乐舞的规模就是小儿科了。

当年突厥西扩对抗波斯,于公元568年与拜占庭帝国的查士丁二.结盟。突厥音乐也势必受到罗马音乐形式影响。如唐贞观年间的《秦王破阵乐》与古罗马乐舞《突厥戏》是何其相似。唐玄奘西去过西突厥,也曾亲眼目睹过突厥人器乐合奏的盛况。”同样,有胡旋舞风靡的地方,亦是突厥文化艺术所到达的地方。

显然,突厥在充当中西方文化交流的同时,也在吸收彼此的文化。之后汗国分裂东、西两个突厥,在东突厥归顺于唐朝之后,西突厥也被大唐苏定芳所灭,开始一路向西的迁徙之路。

公元7世纪末,西突厥人为了躲避唐朝人的追赶而继续西行。在咸海的两河流域之锡尔河北岸,与南岸农耕社会的粟特人隔河而居。西突厥人中属于乌古斯部的塞尔柱人,越过锡尔河定居于布哈拉,刚好在世界有西向东挺进中,成为了逊尼派。直到1040年,他们越过咸海的两河流域之阿姆河,顺里海南下占领呼罗珊而建立政权。1051年,塞尔柱突厥人征服伊朗全境,迁都伊斯法罕而建立塞尔柱帝国。

1055年,塞尔柱突厥率兵进军巴格达,解救了被什叶派布维希政权控制的阿巴斯帝国的哈里发,被任命为帝国的摄政王。其实,对于世界政治与文化中心的巴格达来说,只是换了一个继续俘虏他的幕后主子而已。塞尔柱王公挟天子以令诸侯的11年时间内,更方便他去建立自己的王朝。

1071年,塞尔柱人击败拜占庭帝国的军队,打着拓边战士的身份占领小亚细亚,到了12世纪中叶,以小亚细亚中南部的科尼亚为首都建立了强大的塞尔柱帝国。拜占庭国土已经回退到伊斯坦布尔以北的欧洲部分。

时至今日,从锡尔河以北的中亚草原走到这里,用了400多年,而离开蒙古发源地已有600多年。

1092年后,随着老国王的去世和十字军的东征自不用说,150年后,衰败的塞尔柱人遭到从老家来的蒙古帝国的入侵,于1303年亡国。那些被追赶的塞尔柱突厥小国纷纷自立。

在逃到临近伊斯坦布尔边界的奥斯曼小公国建立于公元1299年,在他们与拜占庭帝国的征讨中逐渐成长。至1529年,他们的骑兵已经饮马多瑙河,围困维也纳,成为强大的帝国。还有蒙古国的入侵以及土耳其的建立,后面的历史历史不再赘述。

从11世纪,游牧为生被迫西迁的塞尔柱突厥人以伊斯法罕为都建立王朝,它们的宫廷和贵族们,如“翻身农奴把歌唱”般追捧波斯与拜占庭的风尚。波斯柔美华丽的宫廷音乐与拜占庭浮华的生活方式融入到上层社会的生活中。

安娜托利亚西海岸,有神话传奇城市特洛伊的遗迹。沿黑海海岸向北为上,有以女战士闻名的神秘亚马逊部落。有辉煌的奥斯曼帝国,以及征服者蒙古帝国。还有比罗马和希腊本土更多的建筑遗址。甚至考古队里专门有一个队伍去铲除地表上遗址,才方便去挖掘到更为久远的文明遗存。

各种文化必定的中介之地,诗人和音乐家的共同作用,使得这里的音乐更加细腻。如今的土耳其宫廷音乐,一个全音坦尼尼分为 9 个等份,一个半音巴克叶分为 4 个等份,每一个等分称为“库玛”(koma),它是土耳其音乐体系音程中最小的单位。它的特色是9 个库玛也不可能在一个全音中全都使用。这种乐音体系的细微性质要求必须以米斯克(即口传心授)的方法进行教学和实践。

人们过多偏爱波斯-阿拉伯音乐体系,却忽视了土耳其人对音乐的贡献。相比西方的12平均律和其他西亚中亚国家的24平均率,土耳其音乐使用的乐音体系是 “24 不平均律体系”。这这也是其在整个木卡姆音乐体系中独特之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