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bobcom 2022年7月28日

日本在山东一次竟屠杀1000个村庄的42万人连自己人也不放过

Post Image

南京大屠杀是日军几个月内完成的残忍大屠杀,死难者30余万,而这个数字比起鲁西发生的一件事是小很多的。

1943年,夏秋之交。久旱逢甘霖的鲁西地区河流水位突涨,几条大河卫河、漳河、滏阳河、滹沱河等相继决口,洪水顺流而下,淹没了大片村庄、农田,不知情的百姓因此被淹死。

这次河流决口不同于正常的决口,而是驻山东的日军第五十九师团派航空兵和步骑兵捣毁河堤后决口的。此次决口还让一支驻守武城县的日军小队丧命,日军自己决口为何还要让自己人丧命自己手下呢?

诚然,此次决堤不是日军普通的用洪水淹百姓的阴谋,而是由731部队驻山东部分实行的细菌战,他们这次使用的是“霍乱”。为了保障绝对秘密,这件事情只有日军相关的高层才知道,下面的部队自然更难得知此事

日军第四十四大队在事后进行了一次秘密统计,显示受灾面积在960平方公里,40万吨农作物被淹没,6000户房屋被冲倒,受灾居民45万人,因霍乱、水淹、饥饿死亡32300多人。而《冀鲁豫边区党史资料选编》中有“约1500公里的土地上,形成了涉及莘县、冠县、聊城、堂邑4个县10余个区1000多个村庄的40万人口死亡的‘无人区”。可见此次霍乱事件对于鲁西是个严重的打击,在日本侵华中的历次细菌战中规模和死亡人数也是最大的,影响自然深远。

据考究,此次被称作“鲁西细菌战”的事件中,因为细菌被日军用不限于空投、安排特务到特定地点投送等方式,导致30多个县400多万人受灾。除鲁西各县,最先出现疫情外。卫河等大河同北向的河流相通,北平、天津以北竟也出现霍乱疫情,冀南的大名、曲周、永年等县,也因洪水的到来,出现大批百姓受感染极短时间内死亡。

象鲁西各县因为是疫情中心区,有1000多个村庄,40多万人死亡。日军对于此次事件相当忌讳,用“十八秋鲁西作战”代指此细菌战,上下之间通信全部用隐语,具体操作人员甚至不知自己在做什么,连配合任务的外围日军也无权知道详情,仅有少数日军高层完全清楚。

卫河发源于河南中部,经河南、山东、河北,最终进入天津的运河。卫河流域还有大量的县,是山东、河北和太行山等根据地的结合部,此处受损势必影响抗日力量。而且这周边还有津浦路和日军后方基地德州,津浦路能运送山东境内的煤、铁、粮食等资源。所以日军选择在鲁西制造疫情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也是为控制已有区域进行的屠杀。

这些区域感染霍乱后,日军连连扫荡,逼迫百姓离乡向没有灾情的地方去,以将霍乱传播全中国。老百姓逃到哪里,霍乱跟着到哪里。

战后日军为隐藏真相,派专人将相关资料带回日本,不能带走的全销毁了。建国后关押在中国境内的日本战犯写了很多诉罪文章,一些参与此事的日军高层吐露了此事。而到此,还有很多鲁西百姓以为当年的疫情是洪水引起的,没有想到是日军故意实行的细菌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reply